关灯
护眼
    就在这时,忍无可忍的付一波忽然怒道。

    “你的胃口太大了吧,不仅要拿走荒古之刃,居然还想连无名也拿走,你当我们其他人都是傻子吗?”

    云烟一听正想作答,可是却听沈一心率先说道。

    “你错了,无名是我想要的东西,云公子只是在帮我而已,因此你若不服尽可来找我理论,不必为难云公子。”

    付一波闻言冷笑道。

    “你凭什么想得到无名之剑?”

    “就凭我有朋友,但你却没有。”

    说着只见沈一心将目光投向云烟等人,而云烟则点头笑道。

    “沈城主说得没错,我们的确是朋友,既然是朋友,那就应该互相帮助,可你现在却是孤家寡人一个,我很好奇你又凭什么想得到这里的任意一把剑呢?”

    看到云烟这种极具讽刺的挑衅,付一波真恨不得立刻将云烟撕成两半,可是云烟的判断没错,卫嬴和元丰易从一开始就没把他们两仪宗当成自己人,这也导致付一波此时虽然怒气冲天,但却无处发泄。

    卫嬴这时开口笑道。

    “三位不要争辩了,这座古墓很大,也许除了这几柄剑之外还有很多宝物,只是我们还没有发现而已,等我们取走了这几柄剑之后,再去寻找不就行了,何必非要纠结一时得失。”

    卫嬴这话看似是在劝解他们双方,实则只是为了让云烟等人配合他们快点进入祭坛,同时,他还以非常隐晦的言语暗示付一波,一时的得失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谁能笑到最后才是赢家。

    以付一波的老谋深算,他立刻就明白了卫嬴的言外之意,因此他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静待剑气池撤销的那一刻。

    而卫嬴随后又向奎海说道。

    “你和付左使稍安勿躁,一切等我们拿到宝剑再说。”

    奎海闻言立刻答道。

    “我明白了。”

    看到这种情况,云烟和邱诚将信将疑,他们两人虽然修炼天赋极高,但是对于人心险恶显然还没有足够的认知,而程歌肯定不会相信卫嬴的承诺,不过介于云烟对荒古之刃的执着,她也只能为云烟拼力一搏了。

    至于沈一心和雪莲,她们不但不会相信卫嬴的话,而且早已经做好了动手抢夺的准备,这就是岁月赋予她们在修行世界中存活下来的本能。

    最终,云烟接受了卫嬴的安排,只见他向雪莲低声交代了几句,然后便对众人说道。

    “九剑聚阳阵原本需要九位通晓剑道的强者来布阵,可是现在我们条件有限,也只能勉强试一试了,希望各位能够尽力而为。”

    众人闻言纷纷点头,随后云烟将卫嬴、元丰易、钱启珍以及行痴和尚分别安排在坤、震、离、兑四个方位,而把程歌、邱诚、沈一心和雪莲则安排在乾、巽、坎、艮四个位置。

    等到众人各就各位以后,云烟在正中央的位置以剑气为引,将其余八人的魂力凝聚成一把巨大的魂力剑体,并开始向着剑气池中慢慢推进。

    看到这一幕的付一波心中十分震撼,因为他熟知双剑合璧的玄妙所在,可那仅仅只是两道剑意的合并,如今云烟所凝成的魂力剑体,却融合了连他在内九个人的魂力气息。

    虽说他们九个人并不都是剑修,但是云烟能够做到这一点已经很了不起了,以他的剑道天赋,想必再要不了多久,他必能成为一名巅峰级别的剑皇,到时候这六重天可就真的要有他一席之地了。

    一想到这里,付一波暗下决心,他绝不能让云烟活着离开古剑冢,否则他将会成为六重天之内,两仪宗对抗西方界域的巨大隐患。

    而就在同一时间,看到九剑聚阳阵的奎海也有同样的想法,因为云烟和程歌的关系非同一般,如今他想铲除程歌就必须要除掉云烟这个隐患,否则他一旦突破玄天境,就极有可能达到剑宗层次,到时候不要说六重天,恐怕他都有可能涉足九重天,那自己区区一方妖主,就再也没有可能与他为敌了。

    由于他们的目标是一致的,所以两人在目光相接的一瞬间,便达成了一种默契,那就是云烟必须死!

    可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们必须要借助武道殿的力量,否则以他们两人是绝对不可能杀得了云烟。

    于是,奎海将他的计划以魂力传音的方式告诉了付一波,而付一波也赞成他的想法,就这样他们又把目光转向那把已经深入剑气池中的魂力剑体。

    此时两道无与伦比的剑意竟在祭坛上方凝出实体,这还是众人第一次看到剑意化形,只见其中那把黑剑的锋芒举世无双,所到之处万剑臣服,唯独与之抗衡的那柄紫青宝剑不为所动,并能划开黑剑所覆盖下来的那一片黑幕。

    可是紫青宝剑虽然冲破了黑暗,但是它的剑体明显的出现了损伤,而且这样的损伤还在进一步扩大,看来这柄紫青宝剑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

    云烟见状心中一惊,因为他没想到由残留剑意所凝成的黑剑居然还有这么强大的生命力,看来他对剑道的理解还远远不够,只是紫青宝剑若是不敌黑剑的话,那他们所有人恐怕都要殒命当场了。

    就在这时,钱启珍由于心智不稳给黑剑找到了可趁之机,只见数道黑光一闪而过,钱启珍整个人瞬间被化为飞灰,这等鬼神莫测的剑气攻击,令剩余八人顿时大惊,好在这时元丰易和行痴大师及时稳住了钱启珍所在的阵位,这才没有导致九剑聚阳阵立刻崩塌。

    不过他们两人同时承担着三个阵位的压力,显然无法坚持太久,卫嬴见状急忙向云烟问道。

    “我们该怎么办?”

    云烟事先也没有料到他再熟悉不过的九宫剑阵居然会出现这么大的漏洞,是以他此时也没了主意,只得尽力保持冷静并说道。

    “再给我一点时间。”

    卫嬴转头看了看元丰易和行痴大师,发现他们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于是,他不停地催促道。

    “你快一点,不然我们都得死!”

    由于受到卫嬴的干扰,云烟的心智也开始出现一丝波动,而黑剑极为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点,只见数道黑光顿时射向云烟所在的位置。

    程歌见状忍不住向他喊道。

    “小心!”

    几乎在同一时间,邱诚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云烟面前,而云烟此时已经来不及躲避,甚至他都无法保护邱诚的安全,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邱诚背后突然出现一团火焰,并将射向他们两人的黑光尽数吞没。

    不过即便如此,那些黑光在与火焰相融的一瞬间,也释放出了一道非常强劲的魂力冲击,直接将邱诚打成重伤并倒在云烟怀里。

    这时,众人发现在邱诚离开的阵位上出现了一道虚影,这道虚影与邱诚的样子完全相同,可是由于这一系列的突发状况,致使其他人的魂海也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波动,而那柄黑剑仿佛被激怒的妖兽,一时间变得更加狂暴。

    随后众人发现那柄黑剑向着四面八方射出无数道黑光,这是要将在场的所有人尽数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