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晓晓。”谢萧然轻轻的喊了一声。

    “嗯?”林晓晓收回视线,看向了他。

    这会没有乔乔跟着,谢萧然大着胆子伸出手,将林晓晓的小手握在了手里。

    林晓晓没有拒绝,任由他牵着。

    谢萧然此时心中有一大堆的话想要对林晓晓说,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了。

    “怎么了?”林晓晓奇怪的看着他。

    谢萧然只是忽然笑了笑,摇摇头:“没什么,只是感觉这一世,就像是在做梦一样。”一切的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不过,若是让他选择,他只希望前世才是一场梦,因为,这一世,有晓晓。

    “是啊,像是一场梦。”一场真实而又开心的梦。

    林晓晓看着山下的灯火通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对这个地方就已经生出了归属感呢?

    或许,从阿爹和阿娘将她视作亲生养大的时候开始,也或许,是从遇到了爷爷开始,也可能是从天狼村的村民纯真而又质朴的无条件的对她好开始,也或许,是遇到谢萧然开始。

    林晓晓轻轻的回握住了谢萧然的手。

    一切,从他们俩相遇的那一天起,就已经变得不一样了。

    “你那个时候刚到狼山,还以为阿爹他们会吃了我和你,也是这么牵着我的手,把我护在身后,我现在都还记得你当时害怕的发抖又不得不强撑着的样子。”林晓晓笑着说道。

    谢萧然脸色一红:“那个时候我不知道你和他们是一家的,我也是刚醒过来,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

    林晓晓笑着撇撇嘴:“不过也不能怪你,正常人谁待在狼窝里啊,哈哈哈。”

    林晓晓轻快的笑声却让谢萧然异常的心疼,他心疼的看着林晓晓,说道:“晓晓,那个时候你一个人在狼山,一定很孤单吧,对不起,我应该留下来陪你的。”

    林晓晓本来想说自己不孤单啊,但是看到谢萧然这个样子,便坏心眼的说了一句:“是啊,你走了以后就只剩我一人在山上了,要不是后来遇到爷爷他们,可能我就一个人在狼山孤独终老了吧。”

    谢萧然的心猛的一揪,握着林晓晓的手更紧了:“不会的,我那个时候是想回来找你的,而且我一直在找你,一直在找回狼山的路,可是我找不到了。”

    说完,他忽然将林晓晓转了过来,和自己面对面,说道:“晓晓,以前是我不好,以后我一定不会再丢下你了,我对天发誓。”

    月光之下,林晓晓将谢萧然的神情和眼底的慌乱看的一清二楚,心底无奈的叹了口气,他们家谢小哥什么都好,就是太敏感了,她明明只是想逗逗他。

    “没事,你丢下了我就自己去找你,当然,如果你现在后悔的话……”

    谢萧然脸色一变,直接抢了话头:“不,不会,我绝对不会后悔,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晓晓,我都不会后悔,能和你相伴一生,是我谢萧然现在,以后唯一且只会做的一件事。”

    林晓晓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会,忽然眼角就湿润了,只能用笑来掩饰自己。

    “这可是你说的哦,谢先生,那余生,就请你多多指教啦……”

    ————————

    婚礼当天,林晓晓是从狼洞出嫁的,她给自己化了一个很漂亮的妆,又让乔乔代替黑狼后替她梳了头发,换上了喜服,被黑狼王背着,群狼和百兽送嫁。

    尽管林晓晓说了不想铺张浪费,但是今天的天狼村还是随处可见的钞能力,宾朋满座,都在祝福这对新人。

    礼是在天狼村的祠堂行的,黑狼王的獠牙稳稳的挂在了祠堂的最上方,老皇帝见了,还跟屈老将军嘀嘀咕咕,高低也得给这祠堂赐个字什么的。

    屈老将军眼底只能看见一对新人,对他说的话压根就没听,但还是很客气的回了一句:“太上皇,你说什么?”

    老皇帝差点给自己憋死,哼哼了一声不跟他说了,又想去找旁边的姜尚,结果哪里还有人啊,早跟着长公主不知道跑哪去了。

    无奈,老皇帝只能拉着汪永望这个配了自己一辈子的人絮絮叨叨的说着,该怎么才能在这显出他的地位来。

    汪永望也只当这位不当皇帝之后就返老还童了,当做孩子给哄着。

    而此时的一对新人,早已经走完了程序,被送进了洞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