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回公子,已经办成了。”

    京城,一间大院之中,一个年轻人听到这话,嘴角噙着一丝冷笑,然后摆了摆手。

    来人一拱手,什么话也没说,退了出去。

    待那个仆从打扮的人离开,这个年轻人随后再次出声说道:“先生,这个计划你有几成把握?”

    “若是被打的人是你,差点被人打死,然后有一天你突然发现仇家就一个人,你身边带着一群人的时候,你会怎么做?”

    听到这话,年轻人冷冷一笑,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那还用说,自然是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而真的到了那一步,那此事便成了。

    “一个薛家说到底不过有些余钱罢了!我们这一次的目标是薛家背后的贾府,只要将贾府拽下水,冠军侯府那边自然不会袖手旁观,到时候只要那些人敢冒头,我们就直接一网打尽。”

    房间之内,是一个模样极为丑陋的男子,眼中似乎还带着刻骨铭心的仇恨,说到最后他破天荒地露出几分快意,再加上那副尊荣,只教人不寒而栗。

    或许这也是一门之隔的年轻人没有进来的真正原因。

    “先生,那我们为何不借刀杀人,现在三弟跟五弟正急着清除异己,我想他们很愿意帮我们剪掉这些人的。”

    听到这话,屋内好长时间都没有再传出动静来。

    那年轻人也不以为意,好整以暇地在院子里等着。

    “你在害怕......”

    声音之中夹杂着一丝讥讽,屋内的男子再度开口,不过内容却并没有那么友好。

    年轻人眼睛一眯。

    “没有,只不过眼下我们的实力并不强,亲自动手的收益并不大,若只是逞一时之能,不能顾全大局,那将来的那场仗是打不赢的!”

    听到这个解释,屋内之人轻哼一声,算是接受了。

    “他手底下的势力绝不仅限于京城,江浙一带,辽东一带,都有他的暗手,对付他,我们不能大意,只能徐徐图之,一步步蚕食,眼下京城的这些人就是第一步。”

    年轻人点了点头。

    “那是自然。”

    “还有他府上的那个南疆娘们,若是有可能,最好能收服,她跟在贾琙身边多年,知道的事情一定不少......”

    年轻人听到这里,眼中划过一丝犹豫之色。

    屋内之人所说之人是谁,他自然知道,甚至为了对付他,他暗中派人查过对方身边所有人,大部分石沉大海,可仍旧有几个被他查到了蛛丝马迹。

    其中就有这一个,那位南疆的姑娘,名叫彩鸾,是一个用毒高手,出身五仙教。

    可一想到对方一身毒术,他心里就变得非常抗拒,若是一不小心着了对方的道,那他可就太冤枉了。

    “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