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什么突然,早就想好了。”谢辞坐在飞机上,一直在乐,“开不开心?”

    重新回临市。

    这个城市,这么多年了还是一如既往,到了夜晚就格外热闹。

    热闹拥挤的人群,谢辞揽着许呦的肩,和她逛遍大街小巷。

    公园旁边的夜市,还有小河,烧烤,摆摊的小玩意前依旧举着许多人。

    在市区中心的一个广场里,繁华的广告灯牌开始闪耀。商店的橱窗里映照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大厦玻璃门人流量不断。生活依旧美好,也没有多大变化。

    他牵着她的手,一路路走过去,隔几步就有休息坐的木质长椅。

    “你还记不记得,我和你在这里看过日出?”谢辞俯下脸,很近地看着她。

    他的瞳仁又黑又亮,倒映在她眼底。

    许呦心里温柔,又有些酸楚,“记得。”

    他们一起看日出,那时候是冬天,一个晚上又冷又冻。

    “我也记得,我那次把你亲了之后,结果你好久没理我。”

    她轻轻咬住嘴唇,“谁叫你耍流氓。”

    谢辞不管不顾,在大街上亲了亲她,无声地笑起来。

    是甜的滋味。

    两人在街上走了很久,然后上了一辆公交车。

    快到九点,车上只零零散散坐着几个人。车子缓缓启动,他们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坐到一中门口下车。

    高一高二没晚自习,高三晚自习还没放。校园的正门和侧门都关着,只有保安室和高三教学楼亮着灯。

    “我们....要进学校吗?”她犹豫着问。

    “不然来这里干什么?”

    “可是保安不让我们进怎么办。”

    “不从正门进,我带你翻墙怎么样。”

    许呦震惊了,“翻墙?!”她转头不敢置信地看了他一眼,“你确定?”

    谢辞一本正经地说,“不然呢,你以为当年我一中校霸白当了啊?”

    许呦:“......”

    最后还是没翻墙,两个人去保安室,说是来探望老师,登记了就被放进去。

    学校这么多年翻修过几次,大体模样还是没变。校门口的彩色喷泉,栽在路两旁的梧桐树,黑色铁栏杆上开得正好的蔷薇。

    从操场上的塑胶跑道,一路逛到篮球场,升旗台,校园超市。

    他们牵着手散步。

    以前的高二教学楼已经改成高一教学楼。他带着她摸黑上了西边的楼,凭着记忆找到原来高二九班的教室。

    教室门关上了,谢辞手撑在窗台上,额头抵着玻璃往里看。

    很幸运,刚好有一扇玻璃拉门没锁上。谢辞翻窗进去的动作自然流畅,丝毫不减当年风采。

    他翻进去后,把门打开让许呦进来。

    夜晚的月光很亮,没有开灯,刚刚够他们看清彼此。

    许呦有些无所适从,她走上讲台,内心像潮水慢慢翻涌,无声地感动着。

    空荡荡的教室,好像真的回到了过去,这么多年有恍然如梦的模糊,似乎什么都没变。

    谢辞坐在课桌上看着她。